金沙手机网投

大云山汉墓墓主为刘非,大云山墓主原是江都王

七月 3rd, 2019  |  金沙文物考古

金缕玉衣、玉棺、编钟编磬、四匹马拉大车、与越王勾践剑相同工艺的铜矛,数不清的金银铜器、玉器、漆木器……江苏淮安盱眙大云山汉墓群自2009年考古发掘以来就备受瞩目:墓主究竟是谁?近日,南京博物院对外发布,墓主是汉武帝的哥哥、江都王刘非。江苏省文物局局长龚良称,墓群目前出土文物上万件,很多是首次发现,颠覆了以往人们对江都国的认识,完整地反映了西汉早期的葬制,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龚良表示,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最重大的考古发现,有把握在明年冲击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完整呈现诸侯王超豪华葬礼
中字形大墓、黄肠题凑、玉棺和金缕玉衣,是西汉诸侯王葬礼规格的核心内容,但在以往从没有发现集四者为一体的西汉王陵,大云山汉墓是首次完整呈现这四种葬制的考古发现。
所谓中字形大墓,是指在方形墓室的南北各有一条细而长的墓道,从空中俯瞰墓葬就像一个中字。根据汉制,帝陵和王墓用中字形,而级别略低的侯只能有一条墓道,即甲字墓。大云山汉墓的三座主墓都呈中字形,其中一号墓,总长超过140米,与高邮的广陵王墓基本相同。
而黄肠题凑是指棺椁周围用黄芯的柏木,堆成围墙结构,且一头对准棺椁,这是汉代帝王的专用葬制,此前只发现了14座。大云山汉墓最大的墓葬中,黄肠题凑早年曾被大规模盗掘,不但随葬品洗劫一空,而且被纵火焚烧,幸运的是四周的椁室因为早已坍塌而未被发现,从中出土了大量高等级的精美文物。
更为罕见的是,一号墓和二号墓各出土了一套金缕玉衣和镶玉漆棺,这在汉代考古中极为罕见。此前,玉棺只在河北满城和徐州狮子山发现了两具,但因破损严重,玉棺如何制作并不清楚。此次发掘首次证明,玉棺其实是漆棺的内部贴上千片或方或圆或三角形的玉片。玉衣此前发现过20余件,而皇帝和诸侯王能够使用的金缕玉衣只有8件,大云山汉墓两套金缕玉衣曾被破坏,但玉片损失不大,连如何用金丝打结编缀玉片都看得一清二楚,为破解玉衣制作工艺提供了实物。
出土文物显示,墓主应是诸侯王。一号墓中大量文物仅见于以往发掘的诸侯王级别墓葬中,如完整实用的编钟与编磬在南越王墓和吕王墓两座王墓中发现过。
南博经过两年工作,共发掘主墓3座、陪葬墓6座、车马坑2座、兵器坑2座、建筑基址1处、道路1条。这显示一位诸侯王曾在大云山上举行过超豪华的葬礼。
器物铭文铆定墓主身份
盱眙古称东阳,在西汉早期曾先后属于刘贾的荆国、刘濞的吴国和刘非刘建父子的江都国,那么大云山汉墓究竟属于哪位诸侯王?出土文物给专家提供了线索。
在一号墓的东回廊内发现了大量半两钱,但却未见汉武帝元狩五年发行的五铢钱,且墓葬中有西汉早中期常见的鼎盒壶组合,而未见中汉晚期的陶制井、灶和粮仓,专家因此认为墓葬时代不晚于汉中期。
而众多器物上的铭文更是铁证。墓葬中出土了多件刻有江都宦者的铭文铜灯,以及江都宦者沐盘十七年受邸银盘、廿一年南工官造容三升漆卮、廿二年南工官漆盘,表明这些器物属于江都王。刻有廿七年二月南工官耳杯共发现了近百件,全是尺寸很小的明器,没有实用功能,是专为陪葬而制造的。江都王刘非在位27年,于公元前127年去世,而刘建只在位6年便因谋反败露而畏罪自杀。汉初诸侯国内以王在位的时间纪年,而不是皇帝纪年,这批耳杯显然是刘非去世后为陪葬而赶制的。综合这些材料,考古队断定一号墓墓主为江都王刘非而非刘建。
据史料记载,刘非是汉景帝的儿子,与汉武帝刘彻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没什么文化,粗野而勇猛。吴楚七国之乱时,15岁的刘非主动请缨攻打吴国,景帝赐给他将军印。平定叛乱后,他被封为江都王,治理吴国原有的封地,范围达3郡53城。武帝即位后,他作为帝兄,骄横好勇,因此武帝派大儒董仲舒作江都相,辅助刘非。七国之乱平定后,中央集权强化,而诸侯国的政治、军事和财政权利均被剥夺,诸侯王的陵墓也日渐萎缩,而因军功受赐天子旌旗的刘非却备受优待,因此在同时期的诸侯王陵中,大云山汉墓显得格外磅礴大气。
这一发现也使江都国被重新认识。此前,仪征庙山一直被认为是江都王的陵墓,而盱眙是江都国的边境地区,这一发现颠覆了这个传统观念。
珍贵文物见证历史辉煌
汉代人事死如事生,希望将现实的生活照搬进另一个世界,因此墓主生前的物品、器具尽可能放入墓中。近日,南博举行大云山出土文物精品展,展出珍贵文物300余件,让人们近距离感受墓主生前的奢华生活。
拿一号墓来说,外藏椁进行了功能分区,沐浴用品区出土了沐盘、沐缶和搓澡石;乐器区出土了编钟、编磬和琴、瑟、铃等乐器,其中编钟一套19件,为国内所出第三套完整西汉编钟,而编钟架下的鎏金铜兽座是首次发现;钱库区出土半两钱约1吨;庖厨区放置铜器、漆器和陶器等各类炊具。在墓主的生活用品中,有一件当时极为罕见的水晶带钩,约中指长短,晶莹剔透;还有两套腰带,带扣是方形的螭龙,腰带上饰有玛瑙和白玉雕刻的海贝,极其精美。考古人员还发现了马车和殉葬用的马骨,车上伞盖的伞柄和弓帽为银制,刻有纹饰并镶嵌大量宝石,马车制作非常考究,是难得的汉代车马实物。善战的刘非,少不得要将兵器带入墓葬。越王勾践剑上的暗花纹曾被认为是东周时吴越地区特有的兵器装饰技术,至秦代即失传,然而此次集中出土了一批暗花纹兵器,改写了兵器史上的这一篇章。
出土文物中还有进口货,完全锤揲成的裂瓣纹银盒和银盆,与中国传统制作方法迥异,但在西亚地区出土较多,一般认为这类银器为古代伊朗高原的艺术品。此外,鎏金的铜象、铜犀牛与驯象奴、驯犀奴,均为国内首次发现。研究表明,犀牛是苏门答腊种,显然是从东南亚进口到汉朝,并成为工匠们制作的艺术对象。

发布时间: 2011/6/13 9:18:49 被阅览数: 次
盱眙大云山汉墓墓主身份之谜终于揭开了。在昨日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南京博物院龚良院长透露,经过专家考证,1号墓墓主人身份已经确定,为第一代江都王刘非。此次发现是新中国成立来江苏考古最重大的发现。
而此前,文物专家一直推测,大云山汉墓墓主是七国之乱“带头大哥”、刘邦之侄、吴王刘濞。但最终,确切、有指向的证据推翻了这一推测,墓主身份“易位”汉景帝刘启之子、江都王刘非。有趣的是,刘非不仅不是七国之乱的带头人,还是主动“挑头”平定七国之乱之人。
■谜底揭开 神秘人物,不是刘濞是刘非
“说东阳,道东阳,东阳遍地是宝藏。自从出现盗墓贼,十墓被盗九墓光……”在盱眙县马坝镇一带一直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这座自古引“无数好汉尽折腰”的西汉大墓,因为笼罩着传奇色彩,更加显得神秘。盱眙大云山神秘墓主人到底是谁?
在如今考古出现“信任危机”的时刻,南京博物院对大云山汉墓层层谜团的最后解答,也显得十分谨慎,龚良院长在向媒体介绍考古成果时,巧妙地用“通气会”来形容,而非“新闻发布会”。对此,他解释为,目前的认识没有问题,但不保证今后还会有新的发现和突破。
那么龚院长所说的没有问题,指的是什么呢?就是两年多来,被外界不断猜测的1号墓主人究竟是谁。在此次考古领队李则斌简约介绍完考古进程后,龚良告诉大家,这位神秘人物非“刘非”莫属。
■刘非其人 15岁平定“七国之乱”有功
刘非与汉武帝刘彻为同父异母之兄弟,为汉景帝刘启的妃子程妃所生,与鲁恭王刘余、胶西王刘端皆为同母兄弟,比刘彻大12岁。景帝二年被封为汝南王,次年,年仅15岁的刘非在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时,因领兵攻打吴国有功,被景帝改封为江都王。江都王国建都广陵,管辖原吴国的地域,前后驻守27年。终年41岁,谥为江都易王。
特别提醒:11日,南博将举行大云山出土文物精品展。 认定依据
三大凭证,想不是“刘非”也难 仪征庙山的出现,让这个结论走了弯路
两年前,在考古现场,李则斌队长也心中没底,从当时的考古发掘资料分析,且一些残存的瓦片上有“东阳”字样,专家们结合东阳古城遗址的历史沿革,大云山汉墓墓主人的身份存在5种可能:荆王刘贾、合阳侯刘仲、吴王刘濞、堂邑侯陈婴家族,以及江都王刘非、刘建。
江都国是第三个以广陵为都城的诸侯王国。而江都国的领域范围有多大,史书上并没有明确记载。
在1号墓坍塌的底层下,曾清理出大量车马器,其中不乏珠光宝气的战车,出土的兵器几乎囊括了汉代的各个种类。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一生善武好战的吴王刘濞。李队长对记者说,当时忽视刘非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因为早在1989年,仪征的庙山因盗墓而抢救性地发掘了几座古墓,考古专家初步推断,是西汉时期江都王刘非的陵墓。
发现三大凭证,一一排除“疑似主人”
对于为何最后锁定刘非,龚良院长给出了3点证据。第一,从墓葬的形制、规格、墓室结构、玉棺玉衣制度、高等级随葬品等诸多方面可以确定一号墓的墓主人身份为西汉诸侯王。其中,墓室结构为“黄肠题凑”,“黄肠”是指颜色黄而长的柏木,“题凑”是指柏木堆垒的方式方法,垒时木头要向内。黄肠题凑成了汉代帝王的专用葬制,而其他的皇亲国戚及高官大臣只有经过天子的特赐才可享用。更为罕见的是,墓中还出土一套金缕玉衣和镶玉漆棺,这在汉代考古中极为罕见。
第二,确定出墓主人身份为诸侯王之后,从西汉时期墓葬所属地先后分封的诸侯国看,大云山先后属于刘贾荆国、刘濞吴国、刘非刘建江都国。由于墓葬中先后出土了刻有“江都宦者”铭文铜灯多件、“江都宦者沐盘十七年受邸”铭文银盘、“十七年二月”铭文漆盘等器物,表明这些随葬品当为江都国时期的手工制品。如此,作为早于江都国存在的荆国与吴国墓葬可以明确排除。
第三,通过对随葬器物的细致清理,已发现含纪年文字的器物多件,有“江都宦者沐盘十七年受邸”银盘、“廿一年南工官造容三升”漆卮、“廿二年南工官”漆盘、“廿七年二月南工官”耳杯等。由于刘建在位仅六年,刘非在位二十七年,上述所提含纪年文字的器物当均为刘非在位时所做,随葬品的整体时代集中于刘非时期。其次,“廿七年二月南工官延年大奴固造”纪年材料出于东回廊下层的漆耳杯底部,共清理出“廿七年二月南工官大奴固造”耳杯近百件。
龚良院长说,所有“廿七年二月南工官”耳杯全为明器,不具有实用功能,均为特意给墓主人随葬的手工制品。在刘非死亡的当年专门制作的陪葬明器只可能在刘非墓葬中使用,而不可能用于刘建墓中。
宏伟王陵 为何刘非有财力营建奢华陵寝?
为什么刘非有如此大的财力营造自己的奢华陵寝?李队长认为,平定“七国之乱”后,西汉中央政府权力进一步加强,诸侯国除享有衣食租税外,政治、军事、财政权利均被剥夺,因此,诸侯王陵营建的规模也日渐衰落。而刘非不同,他因军功受赐天子旌旗,在诸侯王之中却备受优待,大云山江都王陵的气势与同时期的其他诸侯王陵相比显得更为磅礴大气,也就不难解释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秋痕


相关文章

标签:,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