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网投

切尔诺贝利事故可能是苏联解体真正原因,60万抢险英雄被遗忘

六月 19th, 2019  |  金沙世界史

转载注明网(www.lishiqw.com)

文章出自历史说

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事故发生25周年的日子,当年随风飘散的污染物至今仍遗留在世界各地。对于那些正遭受病痛折磨的受害者来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或许是“一场终生都无法扑灭的大火”。

戈尔巴乔夫:“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可能成为5年之后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其重要程度甚至要超过我所开启的改革事业。切尔诺贝利灾难的确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其前后的两个时代迥然不同。”

图片 1

图片 2

被“石棺”封盖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

今天,日本发生的核事故再次唤起了人们对切尔诺贝利的记忆

图片 3

25年前的4月26日,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核反应堆发生爆炸,造成严重的核事故。浩劫之后,留下的是一串惊人的数字–去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导致33万多人被迫离开家园,数千名儿童罹患甲状腺癌,上百万人生活在对自己健康和生活的忧虑之中,其影响持续至今。”

爆炸后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机组。

今天,日本发生的核事故再次唤起人们对切尔诺贝利的记忆。有人担心,福岛核电站的爆炸会不会是另一个切尔诺贝利?

图片 4

“死亡区”竟成“动物的天堂”

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祸及众多无辜少年儿童,18岁的乌克兰少女蒂娜就是受害者之一。

1986年4月26日,正在进行实验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核反应堆发生蒸汽爆炸,炸裂反应堆外部保护层和房间的顶部。随即,大气中散发着大量的放射性微粒,空气与超高温核心中的1700吨可燃性石墨慢化剂接触;燃烧的石墨慢化剂加速了放射性粒子的泄漏。

图片 5

现场的操作员无法停止反应堆的反应,而随后赶来的消防人员也无法扑灭大火。放射性粒子随风蔓延。离核电站仅3公里的小城普里皮亚季首当其冲,事故发生48小时后,该城近5万人口全部被疏散。

图为当年的灾难抢救现场。

这次事故直接导致50人死亡,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交界的地区受到严重污染。而核污染的云层随风扩散,覆盖了西欧、东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等地。

倘若不是日本福岛核危机,切尔诺贝利或许早已被许多人淡忘了。而倘若不是25年前的那场灾难,许多人或许也永远不会记起这座乌克兰小城。

与此同时,苏联政府利用直升机从空中向暴露的反应堆残骸倾倒近2000吨碳化硼和沙子后把火给扑灭,也控制了辐射。

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机组反应堆发生爆炸并引起大火。30人当场死亡,逾8吨强辐射物泄漏。此次核泄漏事故使核电站周围6万多平方公里土地受到直接污染,320多万人受到核辐射侵害,造成人类和平利用核能史上最大一次灾难。

事故发生后,当局用钢筋混凝土,把4号反应堆彻底封闭起来,这里被称为石棺。如今数十万吨的放射性核物质被封存在那里。其表面已经锈迹斑斑,石棺为中心的30公里以内,还是隔离区。

今年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事故发生25周年的日子,一系列的纪念会议从19日就已经开始展开。而当年随风飘散的污染物至今仍遗留在世界各地,其放射危险性仍将持续很多年。对于那些正遭受病痛折磨的受害者来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或许是“一场终生都无法扑灭的大火”。

切尔诺贝利这个名词象征了灾难,有游戏商以切尔诺贝利为背景设计了一款游戏–切尔诺贝利的阴影,背景设定于曾发生核灾难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废墟上,变种生物和神秘力量开始屠杀幸存者。

黑色的记忆:

此外,还有流言以更荒诞的形式传播。有说法称,1996年,隔离区变异的硕鼠,吞噬了考察的科学家,说得有鼻子有眼。但流言终归是流言。

被遗忘、被隐瞒与被伤害

这里辐射值高,因而也被看作“死亡区”。

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切尔诺贝利博物馆里,如今还悬挂着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中奋勇灭火的消防员肖像。维克托·比尔贡就是其中一员。

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被绝对禁止进入,成年人则被严格限制进入,进入者必须具备合法手续和有效证件。这样严格的条件主要是保证来访者的安全。这里整体上的辐射比较高,如废弃的机械场内,平均辐射是每小时800至1200微伦琴,而人体不能超过每小时20微伦琴。

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左右,比尔贡和妻子正沉浸在梦乡之中。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又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由于换班时间是在早晨8时,比尔贡立即意识到有紧急情况。几分钟之后,比尔贡坐着车出了城,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笼罩在核电站上空的不祥之光。

1986年的惊天浩劫后,出事的4号机组被封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剩下的3个机组继续工作了一段时间,维持国家电力供给14年。2000年12月,整个切尔诺贝利发电厂停止发电。

60万“英雄”被遗忘

但是大量的核废料依然没有处理掉,需要工作人员照看,石棺也需要不断加固。在事故之后这25年中,工作人员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事故区道路、房屋以及周围树木的清洗。此外还有不少安全警卫人员和员工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工作。

作为第一批抵达现场的消防队员,比尔贡和战友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投入了扑救。在一次加水过程中,比尔贡发现一根大铁棒卡在车轮上。他当时心想:“这个样子把车交给下一班可不好。”于是伸出没来得及戴手套的手把铁棒弄了出来。

他们的饮水和饮食全部从外面运输进来,并且每一轮排班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周。每天离开工厂时,他们都要在仪器前检测手和脚的放射性污染。如果身体遭受辐射超标,必须采取相关措施。包括服用药水、清洗,如果情况严重的送去医院。

大约20分钟后,比尔贡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接着就是每30秒一次的间歇性呕吐、眩晕无力,直至不能站立。比尔贡最终被送进了医院,他变成了“辐射人”。此后25年,他每半年就得接受一次身体检查,还经常受到剧烈头痛、头晕、痉挛等病痛的折磨。

隔离墙的外面,军人在巡逻。

当年和比尔贡一样几乎是“赤手空拳”进行抢救的“英雄”超过60万人,他们终身受到辐射的折磨,但现在大都被遗忘。比尔贡现在居住在莫斯科,靠每月3500卢布的退休金生活。由于需要自费购买治病所需的昂贵药品以及各种蔬菜、水果,这点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虽然这里被划为隔离区,但一些大胆的老人近年返回当地居住,如离核电站约15公里的伊利因齐居民点。这些返乡者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对他们而言,“回到故土,心里也安稳很多。”一些老人家说,他们并不担心辐射,医疗人员定期来给村民检查身体,还对农户家种的农产品进行辐射测量。结果显示,当地产的水果和蔬菜辐射指数处于正常范围内。要在隔离区居住,是需要勇气的,回来的人毕竟是少数。目前至少有300人在隔离区内居住。

民众曾围观核事故

在这25年间,这里居然聚集了很多野生动物。据切尔诺贝利国际生态学实验室记录,隔离区内目前有超过400个物种的动物,包括280种禽类和50种濒临灭绝动物。而且这些生活在隔离区内的动物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突变,这里也不像外界所传说的老鼠长得像猫一样大。一些科学家将这里称为“动物的天堂”。人类从这里销声匿迹,无意间给动物留下了繁衍生息的宝地。尤其是鼠类,对放射性物质表现出了惊人的抵抗力。

爆炸发生后,全普里皮亚季的居民们都被告知,核事故的级别是最小的,他们的居住环境是安全的。他们并不知道,此次爆炸所释放出的辐射线剂量,相当于在广岛多投放500多颗原子弹。

但美国生物学家莫斯乌认为,这一地区相当一部分的鸟类都在承受着核辐射引起的疾病,甚至产生了基因变异。它们的存活率比其他地方的鸟类大大降低。有些鸟类出现肿瘤。

爆炸伊始,还有大批市民们聚集在城镇的铁路桥上,观看事故。目击者后来声称,自己看到了一股美丽的彩虹般的火焰。尼古拉在那时只是一名普通的市民,他回忆道,当时反应堆起火了,很多人都在大喊“反应堆有奇怪的味道”,“确实,那味道奇怪得难以置信。”他说。事后,很多目击者都死亡了,因为他们所遭受的辐射的强度之高足以让任何一个生物丧命。

事故受害者达几百万之多

当地居民通过国外新闻媒体才得知发生了核泄漏事故。普里皮亚季的居民花了整整3天的时间,才从切尔诺贝利及周边污染地区彻底撤离。他们被告知,不能携带任何随身物品。

虽然禁区内小鸟在歌唱、老人在晒太阳,但是这个庞大的区域依然充斥着隐患。

直到5月6日,《真理报》才刊登了第一份有关这一事故的详细报道。但是这份报道没有说出大火所产生的放射量以及伤亡人数。5月14日,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第一次公开谈到了切尔诺贝利核灾难。他向国人宣布了事态的严重:“核能脱离了人类的控制。”

根据官方估计,发生事故后的反应堆内大约还有180吨的燃料,该批燃料的总放射性达约1800万Ci。石棺阻止着辐射扩散,但这并非是一个永远安全的做法。

不散的阴影:

早在2003年俄罗斯《独立报》报道,时任俄罗斯原子能部长鲁缅采夫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石棺”有崩塌的危险。当年赶工修建的石棺正在老化,反应堆继续腐蚀这个石棺里的钢筋混凝土。

标签:,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