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网投

考古不是挖宝,南海一号沉船

六月 19th, 2019  |  金沙文物考古

“考古”与“挖宝”———从乾陵、秦始皇陵和“南海一号沉船”说起
发布时间:2009-11-06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作者:刘庆柱点击率:

发布时间: 2008/4/23 9:53:12 被阅览数: 次

问题:陕西的秦陵和乾陵两座古墓一直未开发吗?为什么?

近年来,中央电视台的“考古发现现场直播”、“探索与发现”和各地电视台关于考古新发现节目的播出以及各种有关考古发现内容的报刊、书籍的出版,在社会上掀起一次又一次的“考古热”。
考古学是在金石学、古物学的基础之上,依据近代生物学、地质学的科学方法,经过漫长时间发展而来的。考古学是以人类及与人类相关的物质遗存为研究对象、恢复人类“记忆”、再现人类社会及其相关自然环境历史的科学。但是,近年来社会上流行的关于考古发现的一些说法,使不少人产生了一些错觉。在这些人看来,“考古”就是“挖宝”,重大考古发现就是“挖”的“宝”价值高、数量大。因此,这种衡量考古发现价值的标准,导致近年来颇多要求发掘古代帝王陵墓及其它“挖宝”、“捞宝”的呼声,甚至在学术界也有不少回应。如近年来关于发掘唐乾陵、秦始皇陵的问题、前不久关于“南海一号沉船”价值的讨论等,反映了当前存在的如何科学对待“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和如何正确认识“考古”与“挖宝”的问题。
关于发掘乾陵,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这个问题就一次又一次被提出。其理由主要有几点:第一,唐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代,唐高宗和武则天执政时期又是大唐王朝的鼎盛时期。乾陵的墓主人是唐高宗与武则天的合葬陵墓,是中国古代帝王陵墓中极少的未被盗掘的帝陵。古代帝王陵墓埋葬“视死如生”,乾陵应该是大唐盛世的历史缩影。发掘乾陵会极大地丰富唐代及有关武则天的历史研究资料;可以使人们看到诸如书法瑰宝———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那样的着名历史文物;积极利用乾陵地宫之中多达“500吨”文物与稀世珍宝开展精神文明建设、发展地方旅游经济。第二,由于乾陵所在地的梁山是石灰岩山脉,地宫中地质环境的变化将直接影响其中文物的保护,乾陵的发掘可以使乾陵地宫中的文物得到更好的保护。第三,由于今后该地区可能出现地震,会造成对乾陵地宫的破坏,更早的发掘将可以对乾陵地宫采取相应的保护加固措施。第四,乾陵发掘倡导者认为,当前的考古发掘技术与文物保护水平可以使乾陵地宫出土文物得到很好的保护。
对于上述发掘乾陵的四条理由,我在多种场合表示过不同意见:第一,正是乾陵所反映历史时代的重要性、乾陵保存的完整性、乾陵文化遗产的不可再生性,决定了当前甚至更远的时期内不能对其进行考古发掘。第二,乾陵地宫中的地质变化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根据对已经考古发掘的古代墓葬的了解,地宫或墓室的“微环境”形成以后,会相对比较稳定,它们对地宫和墓室之中遗物的影响会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小。相反,现在的自然科学技术发展则是加速度的,以自然科学技术为支撑的文物保护技术也就呈现为加速度的发展态势。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诸如乾陵这样一些重要的人类文化遗产的考古发掘,宁可晚一些要比早一点更好,可能给文化遗产保护带来的损失会更小一些。第三,尽管关中地区古代曾发生过多次强烈地震,但通过分析已经考古发掘的乾陵陪葬墓及其它关中地区唐代帝陵陪葬墓的情况发现,它们所受到的地震影响不大。第四,事实证明,我国有关文物,如纸张、丝绸、遗物之上的颜色等的保护技术,还存在许多不足,当前的保护技术还未成熟;地宫中“微环境”的具体数据现在还基本不了解,短期内也无法攻克这一课题。因此,复原地宫“微环境”的设想也是不能付诸实现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对乾陵进行考古发掘,乾陵地宫出土文物肯定无法得到科学、完整的保护,那些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必将遭到毁灭性破坏。因而,我坚持认为现在、近期甚或相当长的时期内,乾陵都是不能发掘的,我们要对子孙后代负责、对国家和民族的历史负责。
秦始皇陵的考古工作,自1974年陕西临潼农民打井发现秦俑、考古工作者进驻秦始皇陵区开始。30多年来,秦始皇陵区不断有考古新发现,目前已发现与秦始皇陵相关的数百万平方米的建筑基址和建筑工程遗迹,各类陪葬坑、陪葬墓及其它秦墓600多座,出土了包括兵马俑、铜车马、兵器、建筑材料等珍贵文物约5万件。这些文物大多发现于秦始皇陵园之外,在有些人看来,秦始皇陵中的文物数量肯定会更多、文物一定会更精美。于是,社会上有些人时断时续地发出要求发掘秦始皇陵的声音。如果这是出于对未知领域的一种强烈求知欲或为弘扬中国历史文化而发出的呼声,这种良好的愿望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秦始皇陵发掘的目的是发展当地社会经济、开发新的旅游资源,就需要认真考虑了。曾有一些很有社会影响力的学者甚至提出秦始皇陵发掘以后,每张门票可以售价2000元,每年当地门票收入可以有20亿,这样既发展了当地经济,又使人们一饱观赏秦始皇陵地宫出土珍贵文物的眼福。但是他们恰恰忘记了,文物是不可再生的,而我们目前的文物保护技术还解决不了许多文物的长期保护问题。如果我们将秦始皇陵地宫发掘了,而出土文物又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被某些人认为的这种“旅游资源”也将很快被断送,一些人、一时期可能得到一些经济利益,一饱自己的眼福,但后果将是独一无二的秦始皇陵出土文物的永远消失,这将是对历史的犯罪、对民族与国家的犯罪、对人类文化遗产的犯罪。因此,我们绝对不能同意发掘秦始皇陵。
前不久“南海一号沉船”打捞被某些媒体炒得沸沸扬扬,本来一个非常重要的“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保护与科学研究工作,被炒作得充满商业味道,诸如花3个亿打捞“南海一号沉船”、建造“水晶宫”值不值,“南海一号沉船”出土文物价值千亿甚至三千亿美元等等。我以为,国家对“南海一号沉船”的打捞是为了保护这项重要的文化遗产,唤起我们国家、民族的历史记忆,不存在任何商业目的,不存在花3个亿“值不值”之说。当然这样的文化遗产发掘、保护和研究工作,要根据国家的文物保护技术水平、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及财力情况而定。把“南海一号沉船”出土文物估价千亿美元甚或三千亿美元之说,纯属炒作,与国家对“南海一号沉船”的打捞与考古和保护初衷,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在考古研究、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越来越为全社会所重视的今天,社会上流行着“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之说,这是我们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在考古研究、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上,发展科学、保护文化遗产是第一位的;相对文化遗产保护而言,文化遗产的利用是第二位的。我们的“考古”不是为了“挖宝”、“考古大发现”,文化遗产保护可以产生经济效益,如促进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扩大地方的知名度,但是这些属于考古研究、文化遗产保护的“副产品”。考古研究、文化遗产保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探寻、保留我们人类、国家、民族的历史记忆与“文化基因”。

现在各地兴起一股“考古热”,这是多年来很难见到的好现象。但是在热闹的背后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如简单地把考古等同于“挖宝”。

回答:

“挖宝”有多种表现形式,如重视古代墓葬,轻视文物遗址;重视大型墓葬、达官显贵墓葬乃至帝王陵墓,轻视一般墓葬。重视随葬品的遗物,轻视墓葬遗迹。

陕西秦陵和乾陵由于建造工程浩大,结构复杂,千百年来有幸免于被盗掘。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人们对发掘古陵墓,尤其是千年以前的帝王陵有理性的认识。在没有把握可以完全保护好文物的情况下,冒然去发掘是危险的,很可能让无数珍贵的文物毁于一旦,因为很多竹简、布帛、纸墨、木质等材质的文物,在陵墓中环境可保存完好,一旦见天日就会氧化风化,产生难以修复甚至摧毁式影响,很显然这样做是对中国古代文化极度不负责任。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发掘乾陵的倡议就一次次被提出。倡导者认为,唐高宗和武则天执政时期是大唐王朝的鼎盛时期,他们的合葬陵墓,是中国古代帝王陵墓中极少的未被盗掘的帝陵。发掘乾陵会极大地丰富唐代及有关武则天的历史研究资料。据称,乾陵地宫中多达“500吨”的文物与稀世珍宝更可以有力地推动地方旅游。

因发掘帝王陵造成严重后果的例子,比如郭沫若主持发掘明神宗定陵,说来都是泪。

其实,正是因为乾陵所反映历史时代的重要性、乾陵保存的完整性、乾陵文化遗产的不可再生性,才决定了当前甚至更远的时期内不能对其进行考古发掘。目前我国对有关文物,如纸张、丝绸、遗物之上的颜色等的保护技术,还远未成熟,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对乾陵进行发掘,乾陵地宫出土文物肯定无法得到科学、完整的保护,那些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必将遭到毁灭性破坏。

回答:

标签:, , , , , , , ,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